導航

滇紅學院

搭建學術交流平臺,助力茶業事業發展,傳播滇紅茶業文化。

網站首頁 滇紅學院

茶席:賞玩之間認真吃茶
發布時間: 2017-12-28      發布者:管理員    瀏覽:9079 次

以“席”的形式,將茶事回歸到古時“四般閑事”的氛圍中。融入東方傳統審美情趣、人文情懷,以及現代人重構生活美學的意愿,形成一種雅致的吃茶方式。一方茶席,以茶為魂,配以不同茶器,加上花藝、香道等的組合,在寧心喝一盞茶之間,摩挲更多與茶有關的種種。

吃茶“一水間”

隆冬之月,四季如春的昆明不免也會染上節令的凜冽。一群好茶之人卻早已翹首以待,要在這寒冷之時,前往峨眉山, 取峨眉之雪水,瀹茶聚友,召開茶會。王迎新便是這場茶會的創立人之一。2008 年, 王迎新與一群志同道合的云南茶人一起發起的“無上清涼云茶會”,以純公益茶會的方式,倡導一種“人文茶席”的茶飲之風與各地茶人分享吃茶之樂。

一身略帶漢風的黑色長袍,隨意挽在耳后的發髻,胸前點綴一串古意十足的配飾,在熟識的朋友印象中,這就是王迎新的一貫風格。出身于云南普洱茶人世家, 王迎新自小與茶結緣,父親王樹文是一位有40 多年茶齡的老茶人。記憶中,每次父親從各大茶區帶回的茶具、茶葉、圖片資料, 都讓她充滿了好奇與驚喜,在父親潛移默化的影響下,她從小就愛上了茶。

頂著瑟瑟寒風步入王迎新的“一水間”, 周身的寒意頓時被屋內的溫暖一掃而光。不大的空間里,獨具匠心的裝飾與擺放顯示著主人的喜好,一方紅木茶桌放置其中, 桌上的茶具、風爐、花瓶安靜地各司其職, 花瓶里淡黃色的臘梅吐露著芬芳,等待一場悠閑茶事的開始。陽臺上蔥郁的綠植讓寒冬的早晨多了幾分春意。王迎新正在陽臺上向白泥制成的風爐添碳加火,煙火裊裊升起,時空被拉進一個古意盎然的氛圍。

在爐子上溫上水,王迎新往蓋碗里置入茶,當滾水沖入蓋碗的一瞬間,一股香氣直沖鼻腔。“這是巖茶中的大紅袍”。在茶水溫暖的慰藉里,王迎新帶我們感受了一場雅致“茶席”。

唐宋開始的茶席雛形

關于茶席,沒有辦法考證它的形成時間以及創始人。和我們以前看到的泡茶方式不同,茶席采用的是一種干泡法,這是從臺灣流行過來的,內地開始得比較晚。” 王迎新邊用扇子扇著風爐里的火,邊和我們說道。印象里,泡茶,總是有一張特定的茶臺,下面接上盛水的桶,茶具沒有特定的擺放形式。茶席則不同于之前的方式。

“以茶席來泡茶,采取比較雅致的方式, 席面上的元素都會根據不同的環境來進行搭配。”

茶席這一形式,許多人還頗感陌生, 在中國臺灣、日本,茶席文化被演繹得淋漓盡致之時,中國內地卻還少有人知。但尋根溯源,早在大唐盛世、萬國來朝時, 由一群詩僧與遁世山水間的雅士開始了對中國茶文化思悟,逐漸形成了以茶禮、茶道、茶藝為特色的中國獨有的文化現象,而茶席也在這個時期開始有了雛形。到了宋朝,茶席文化得到了發展。茶席不僅要置放于自然之中,宋人還把一些取型捉意于自然的藝術品放在茶席上。在明代茶藝家馮可賓的《茶箋?茶宜》中,更是對品茶提出了十三宜:無事、佳客、幽坐、吟詠、揮翰、徜徉、睡起、宿醒、清供、精舍、會心、賞覽、文童。其中“精舍”指的即是茶空間的擺置。“只是那個時候只有酒席的說法,雖然大家用這種方式喝茶,但茶還沒有‘席’ 的概念。”王迎新在和學員們講茶席的課程時,通常都是從這些內容開始的。

茶席在大陸流行的時間并不長,從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國內發達地區才出現了茶席的方式,在云南,對茶席的認識就更晚一些。“以前昆明喝茶的形式比較亂,2000 年的時候,我看到了一些臺灣地區、日本以及韓國的茶會, 比如臺灣的梅花茶會,每到冬季,幾十個茶席設在梅花樹下,喝茶的氛圍非常雅致。”那樣的茶會讓王迎新對茶席這種形式產生了興趣,“云南的資源比較好,但是在品飲方式上不太講究,過去我們主要介紹的是少數民族的飲茶文化, 于是我覺得同時也可以提倡一種古雅的飲茶文化。”出于對茶文化的熱愛,學藝術出生的王迎新開始研究茶席的設計, 想倡導一種新穎的喝茶氛圍。“無上清涼云茶會”便是那時候開始舉辦的。第一次在昆明以茶席的方式舉行茶會,設置8 個茶席、1 個香席,其中穿插了古琴、蕭的演奏、吟詩等活動,這一新的飲茶氛圍讓很多云南茶人了解了“茶席”的概念,并愛上了這種方式。

一席茶中的現代生活美學

“中國人很講究養生,認為人的生物規律和大自然的規律是一致的。”在王迎新的著作《吃茶一水間》里,她根據中國人的飲茶之道,按照不同節氣精心設計了24 個茶席,讓我們不論從美感還是實用性上都對茶席有了更多地了解。“一開始許多朋友不知道‘茶席‘是什么意思,但有了了解之后,都覺得特別有意思。”每次和朋友郊游或聚會,王迎新總是喜歡帶上自己的茶具,不論是席地林間或是安坐市井,只需小小的一塊空間,王迎新就能設置一方別致的茶席,這總能引起周圍的人艷羨。久而久之, 在她的影響下,周圍的朋友也總會隨身帶著那么幾件茶器。

茶席上一壺一杯的空間搭配均可由自身喜好確定,每一次茶席的安排都可由心隨類賦性。但這并不是胡亂而為。茶席關聯著茶人自身的文化底蘊,看似無形卻有形。茶席的布置,因茶人之品味、茶客之需而異。“可以根據茶來創意、或者節氣來選擇,也可以根據當次活動主題來進行。”王迎新還記得2012 年春天他們到大理梨花島舉辦的一場茶會, 來自全國各地的一百多位愛茶人,乘著小船渡湖,在有些與世隔絕的梨花島上待了三天,每天設茶席、吃茶、賞梨花…… 像極了古代文人雅士的聚會。其間茶人木白根據當天茶會的主題“渡”設計了一席茶。“用白沙鋪在地上,枯木樁盛放茶器,像是漂在湖上的小船,前面放置了一塊鏡面,不用抬頭就能看見空中飄散的梨花。”王迎新描述著當時的茶席, 似乎還沉浸在美感中,我的腦海中不禁也浮現一幅梨花飄灑、茶香裊裊的畫面, 那情那景惹得人憧憬無限。

王迎新的茶席上有許多自己王迎新的茶席上有許多自己做的小玩意,不僅實用,而且還是養眼的裝飾, 比如把竹片以油炸的方式瀝干水分,然后打磨成茶則,用來量茶,比如自己縫制的小茶巾。“自己做的東西更有感情, 很多東西發揮想象隨意改造后都能變成茶席上實用性、美觀性和個性張揚的用品。”在王迎新看來,學習茶席要開發善于發現美的“第三只眼睛”,很多人說學茶席的人一出門就低著頭,“因為撿個小石頭、撿塊老瓦片都能成為茶席上的有趣之物。”王迎新笑道。

茶席是一種精致的生活方式,王迎新把它形容成一種生活美學。“盡管茶席在美的背后有很多內涵。但這種外在形式的美,讓大家覺得喝茶是一件好玩的事情。當今社會顯得比較浮躁,如果對美的東西心生向往,喜歡這種生活方式,那不好的因素就會少一些。讓更多人沉浸在生活美學這是茶席的目的。”王迎新解釋道。四般閑事 一期一會


古時人們將點茶、焚香、掛畫、插花并稱為上流社會優雅生活中怡情養性的“四般閑事”。宋徽宗的《文會圖》上, 寬大的茶席、眾多的茶客,展現了皇家茶宴的盛大景象,擺放豐富的茶席上, 除了典型的宋代茶瓶“湯提點”、帶托茶盞、銀制茶則及茶碟外,盤大果碩的茶點、茶果也顯示茶會的盛況;特別是那幾盆插花,舒展的花朵插在花器中, 造型優美。畫面正中的那個人似是徽宗, 他正脫下外套,擼起白色的內衣袖,自由自在地享受這美妙茶會帶來的無比樂趣。“從明、清時期的許多繪畫作品中可以看到點茶、焚香、掛畫和插花的‘四藝’已經普遍穿插于茶席中,丁云鵬的《煮茶圖》、陳洪綬的《停琴啜茗圖》, 這些擺置在自然之中的茶席,為人們營造了幽雅而深遠的品茶意境。”

冬日里,王迎新最愛的便是幽香的臘梅,折一枝插于紫陶花瓶里,古樸色調的花瓶襯托著內斂的花朵,談笑之間, 送來一陣又一陣的清香。“不同的環境,插花的方式會有不同,茶席上插花不僅可以起到點綴的作用,還能給茶席增添生趣。茶席上所有的東西都是靜止的, 但是花是有生命的,每天早中晚的生命形式都不同,我們能在花期的流轉中感受一天甚至是四季的變幻。”

茶席上焚香和掛畫也頗為講究。香道作為中華文化的精粹,蘊含了極度的高雅與精致,在微妙的香氣區別中傳遞的,是足以影響心靈的密碼。王迎新介紹:“不同的香對人體的影響不同,所以在焚香時需要根據客人的身體狀況、當時的環境以及所用的茶來選擇香的種類。茶席中的畫為的是渲染茶席的氛圍, 挑選時應與整個主題相得益彰,以免破壞整體氛圍。”

身處王迎新的茶席,青色的香爐呼吐出縷縷青煙,大紅袍的湯色是深紅色的,臘梅的香氣,立體的花枝,畫中一位壽翁悠然自得。各種看上去靜止的物品此時此刻竟然靈動起來,然后又回歸一種超自然的安靜。心中不由暗暗地說了一句:閑哉!悠哉!

以不同主題、根據主人不同以不同主題、根據主人不同心情設計的茶席,在王迎新看來,正應了“一期一會”的禪意。“今天這個時候可能是圍著炭爐喝茶的冬天,難說下次我們相聚就是夏日炎炎,茶席就和現在不同了。”每一次茶事都是唯一的一次,“茶席應當是一種人生之味,教人莫要盲目奔波,當用認真的態度換取心靈的享受, 學會賞茶之美,品茶之香,更懂得珍惜當下的一切。” 摩挲之間玩賞一席茶

說到收藏,王迎新認為:“茶席上的收藏一般更偏重于茶器和茶葉。但把茶席上的各種元素集合起來,才能體現一個茶席的整體意義。”

“茶席上的每一個元素都有賞玩的價值,比如茶盞和風爐。而根據這些茶器的年代、工藝等,能產生不同的收藏價值。”多年的搜羅和不同沖泡方式的嘗試,愛茶的人總會慢慢積累自己心愛的喝茶器物。唐代陸羽在他的《茶經》里列舉茶器二十四式,連上盛放戶外用茶器的都籃,就一共有28 件器物。與喝茶人肌膚相觸、連系緊密的是茶碗,對此陸羽有著自己獨到的審美觀。他愛青瓷如冰玉般的明澈,覺得它可以襯托出茶湯的清透鮮綠。王迎新的工作室里, 收藏著不同年代、不同造型的各式茶器, 她隨手拿起一只茶盞告訴我:“這是宋代黑釉窯變的茶盞,宋代的點茶法不同于唐代的煮茶,他們用茶勺擊打茶湯激蕩出瓊乳般的泡沫,這種茶盞能夠襯托彰顯出這種茶湯的白色。”

茶席中吃茶的樂趣還在于從更多的角度考慮器皿對茶湯的影響,比如胎土、釉料、燒成方式、器型,都會對茶有不同程度的影響。同樣材料不同燒成方式或者器型,對茶湯的影響不同;相同的器型不同的材質,對茶湯的影響也不一樣,甚至煮水的器具都對茶有影響。“古人用活火煮活泉,既是在溪水邊直接取水,用自然的炭火煮沸,這樣更加貼近自然。用電燒水其電波、光波會改變水里的分子結構,泡出來的茶會有影響。” 王迎新的工作室里,光是煮水用的爐子就有五六只,“這是江西的白泥爐,這是潮州的紅泥爐。古時候的風爐款式特別多,有一種像柜子似的爐子,上面有很多放壺的小格,以前只有大戶人家才有。”

茶席器具

風爐:一般為鐵鑄爐或燒制泥爐,作生火煮水之用,

主泡器:蓋碗或者紫砂壺。用于泡茶。

勻杯:分茶之用。

壺承:放在主泡器下,承托和接水。

水盂:用于貯廢水。

茶杯:品茗的工具。

盞托:用以托茶杯。

笤:以竹絲編織,方形,用以采茶。

炭撾:六棱鐵器,長一尺,用以碎炭。

火夾:用以夾炭入爐。

釜:用以煮水烹茶,似今日本茶釜。多以鐵為之,唐代亦有瓷釜石釜,富家有銀釜。

交床:以木制,用以置放茶釜。

紙囊:茶灸熱后儲存其中,不使泄其香。

碾、拂末:前者碾茶,后者將茶拂清。

羅合:羅是篩茶的,合是貯茶的。

茶則:有如現在的湯匙形,量茶之多少。

漉水囊:用以過濾煮茶之水,有銅制、木制、竹制。

瓢:杓水用,有用木制。

竹莢:煮茶時環擊湯心,以發茶性。

鹺簋、揭:唐代煮茶加鹽去苦增甜,前者貯鹽花,后者杓鹽花。

墊布:承托及吸水。

茶席欣賞: 紅蓼與壽眉語

主泡器:日本陶藝家手作 灰釉喇叭嘴分茶器

勻杯:手工玻璃勻杯

茶盞:民國青花雙線盞

茶則:民國青釉小碗

茶匙:紫竹茶匙

爐具:柴燒陶爐

煮水器:鐵壺

壺承:70 年代成都漆器廠老漆盤

水盂:黑釉水盂

花器:老建盞

花材:紅蓼

茶席:折桂引香

主泡器:朱泥“秋水”紫砂壺

勻杯:一水間手作紫陶勻杯

茶盞:手作瑤玉

茶則:自制竹茶則

茶匙:紫竹茶匙

蓋置:云南手作銀器

爐具:劉其弈手作柴燒陶爐

煮水器:穿心砂銚

壺承:柴燒壺承

茶罐:錫游記錫茶罐、硯田制手作影青茶罐

水盂:劉其弈手作柴燒水盂

竹棚:安吉手制紫竹茶棚

花器:硯田制手作紫陶玉壺春瓶

花材:桂花

上一篇: 茶樹的種植與管理
下一篇: 茶席設計,恰如其分才是美
走進滇紅
關于滇紅
董事長致辭
領導團隊
企業文化
企業事記
滇紅基地
歷代傳承人
集團榮譽
滇紅資質
香飄世界
鳳牌印象
鳳牌廣告片
鳳牌故事
鳳牌榮譽
鳳牌產品
鳳牌定制
滇紅學院
茶葉知識
網絡教學
茶藝表演
滇紅科研
滇紅科研介紹
科研團隊
科研基地
科研成果
滇紅茶標準樣
非遺傳承
新聞資訊
新聞動態
行業動態

官方微信

鳳牌茶業微信
云南省臨滄市鳳慶縣鳳山鎮南城新區(滇紅生態產業園區內)
全國銷售服務熱線:400-6646456
傳真:0883-4212125、4212999
[email protected]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奖号码